倦怠了 不规律了 所以很久不写了

上一次还是5月初,刚准备复工的时候,记了一下当时的状态和心情。现在一个月过去了,照理还是有东西可以写写的,而且像这种日记形式的东西,本不该纠结太多,比如学学胡适:今日打牌……可我依然纠结有什么东西值得记的。。。
notion image

工作

像我这种工作就是干杂货的,工作自然没什么东西需要特别记录的。月初就是整理考勤和消杀排班,或者再做一个办公用品的库存统计,月末就是盘点一下办公用品的数量,月中掺杂着其他很多体力活诸如开车、搬运工之类的。
当然还有协会的事情,比如和协会中的会员联系人加微信,或者将5月27日的会议做一下记录,可又不能如实写在公开的公众号上,于是,从没学过怎么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也从没写过空洞无味同时又声情并茂的文章的我,只能将这个难题扔回给汪总了。

生活

整个5月,儿子做的事情挺多的,按部就班,都是出国前的准备工作,必须做的。
其一是如果需要在英国长期居住(半年以上),就要做的肺结核筛查。上海、南京因故不能做之后,最后选择的是杭州。具体经过,已经写在了刚回来就记录的一篇文章中:外出与隔离
再一个就是他的眼睛的问题,去年学校体检检查处他的斜视比较严重,去医院复查给出的方案直接就是手术,连备选方案都没有给你。但是由于疫情,这个手术一拖再拖,好不容易这个月医生主动打电话来,自然是抓紧实施。
先是我陪他去医院做常规检查(验血、拍片之类的),然后是妻陪他去做眼睛术前的专项检查,期间还得知儿子应该还有阅读障碍,也是不容易的。然后就是上周二、三,妻陪他去做手术(周二手术、观察,周三出院)。到目前为止,眼睛还是通红的,看出来的东西也还是重影的。
周三我还得陪他去复查,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去做2副牙套,准备去英国的时候带上。
女儿也总算开学了,开学就即将迎来期末、毕业了……但总算小学生涯的最后一个学期,不全是在家上课了。
一直在家,所有的状态,心情等,全都会异化的,比如被关在家14天的我,就越来越什么想法都没有,于是写了一篇设想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文章:假如我一个人生活 。不过这篇文章只有一半,只写了一个人生活,如何解决衣食住行,然而一个人生活,缺的绝对不是这些,唯有在生存压力极大的情况下,才能仅靠这些生活,如果没有了生存的压力,首当其冲的是精神层面的生活,而里面一点都没有谈及。

阅读

前次提到的《清朝与中国传统文化》,乏善可陈,全篇如同流水账,可能还是历史的基本知识欠缺,所以看了书之后毫无印象,自然也就无甚收获。
倒是前些天新开的《天朝的崩溃》非常不错,虽说是一本30多年前的“老书”,但对于这种描述历史事件(鸦片战争)历史书籍,只要没有新的证据去推翻它,自然再老也是新的。本书之所以好,是因为其中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哪怕是被批判了近200年的卖国贼。除了道光的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所有人都是蝇营狗苟、怕被杀头而不敢说真话的普通人。只不过有的人死了,所以是英雄,所以保全了明节,而有的人冲在了一线,自然全无退路,所以被套上了枷锁,背上了骂名。

其他

我是工具党,所以为了6月3日的搭帐篷野外烧烤(最好什么都没烤,只有个铁板烧),又买了很多装备,我极为需要一个仓库来堆放我的这些露营装备。
也因为是工具党,所以在参与了一次协会的会议,发现自己对于会议记录是个外行,总怕自己漏记了什么,(正好看到广告)所以买了个讯飞的办公记事本(墨水屏),目前看着商务用还是不错的。
女儿许久不曾线下上的语文辅导课,终于又线下了,不过开始就是结束,这也是她这学期最后一次上这里的语文课了。假期由于无法接送,所以不上了,至于下学期,她已经初一了,有没有时间上是个问题。因此,在这个星巴克等女儿下课,既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来了。
 

© 等闲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