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周(4月17日,周三开始居家办公)

💡
上周有个清明节放假,因此就工作了3天(6-8号)。这个星期本应正常工作的,但是才上班了一天,就开始居家办公了。因此,整个社会都不正常了。
notion image

工作

  • 上个星期就工作了3天。这3天几乎都在和员工异常考勤状况统计表作斗争,各位领导对报表的要求不一,考勤意识原本就不强,最初同事从考勤系统导出的原始数据还是不全的……所以,反复了2天半的时间,总算勉强能看。
    • 就工作三天,所以几乎就没做什么事情,所以上周末的话一天在我父亲家,在陈培锋家,所以都没做笔记,主要是因为不知道记什么,这周第一天就接到通知上周日的晚上那个询问志愿者有没有玲珑湾花园区的,大家都知道我住玲珑湾,那我就主动报名去参加收益的选择第二天的也没休息,就直接去上班了,主管领导问我你怎么来了呀,怎么不休息,其实在家也没事,所以说。
  • 本周一又是玲珑湾志愿者。周二上午正常上班(姚静又问我怎么不休息),下午有事请假。半夜通知全体员工开始居家办公,每天安排一批员工值班(去公司上班)。
  • 周三因为妻还要继续上班,要接送她,所以一天都不怎么在家。
  • 周四正式居家了,可事实上我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 事情还是有点的,比如这个星期就做了2次志愿者;
    • 另外,公司同事又问我,是否有(原话忘了)可以抵税的申报,因为之前收入实在太低,所以这方面的工作一直没有做过,上个月居然被扣了60块钱的税,人生第一次。
    • 在公司的同事还和我报备某某人领了什么东西,然而那些都是属于不登记的防疫物资。
  • 2个人都居家办公,还有一个巨不便之处:电脑不够用。导致我这2天一度想再买一个电脑,然而疫情当前,除了笔记本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选的,只能作罢。(结果昨天去Costco又买了一个咖啡机回来)

生活

  • 生活上,自然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儿子女儿继续在自己房间睡觉游戏,偶尔学习。
  • 我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我的卡包丢了……里面有我的身份证、公交卡、浙商银行借记卡(工资卡)以及小区门禁卡。
    • 身份证以及门禁卡以及在周一下午去补办了,正好我志愿者后下午有空,而妻要迁户口,因此下午请假和我一起去办了。身份证要一个月后才能拿,门禁卡自然是现场办好的。
    • 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没能想起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把它们丢了的。所以到现在依然有个念想,其实它们躲在了我找不到的地方。
      • 上上周日(清明假期第一天)小区做核酸,我还带着自己的身份证下楼做的。那之后用自己的门禁卡上楼……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它们了。
      • 那天穿的是长羽绒服,找过了没有。所有可能穿过的衣服,也都没有。很郁闷。
    • 从身份证最后一次出现,到发现没有,我就去过2个地方。一个是送母亲回彩香,可我并没有下车,而且我还回家了,所以理论上应该是我自己刷卡上楼的,那时候应该还没有丢。下午去接母亲回家的时候,去三元绕了一圈帮我舅舅装2码的软件,去三元这次,是丢失的可能性最大的活动。虽然第二天又去了舅舅家,可那天出门应该已经没能找到卡包了。
    • 接送母亲这一天,晚上是去父亲家吃饭的,可这里下车就能进屋,出门就上车了,并且家里也没有,所以在这里丢失的可能性极小。
    • 不管如何,我身份证在2015年丢失后,又一次的丢失了。心情为之沮丧了好几天。
  • 父亲家电脑的照片盘,被他自己格式化了。虽然用工具在挽救,但是内容实在太多,挽救起来极为困难……扫描一次要一天一夜,恢复出来更是不知道要多久……目前还在努力中。周四中午去看了下,重新扫描的程序又被关了,又要重新开始了。
  • 周五上午去父亲加,把硬盘拆了回来,这样来来回回跑实在费时费力而无效。然而,悲催的是,即便拿了回来,依然发生扫描了近24小时结果没重置的,我重置了一下网络,结果电脑一定要我重启!!!还剩6个小时就扫描结束了……

阅读

比之前看书的时间稍微多了点,然而我这本《政治制度的起源》依然看得很慢。以下为周三在车上通过语音输入记录(稍作整理):
至于看书这个事情,太过于奇怪了,我一个月前就开始在看那个《政治秩序的起源》,但是发现和我在《看理想》听的介绍马克思思想的节目,杨照先生的《你好,马克思先生:资本论及其创造的世界》中,介绍马克思理论思想的内容是冲突(或者应该说是相近)的,因为大家都在讲政治,所以我想先停一下,不听了。
于是换了《从中国出发的全球史·第六季》,这个是很早就开始听的,但是一直停在那边的,我想现在先把它听完,结果听着听着,发现又开始讲政治路线……在我听的是介绍韦伯的新教理论和资本主义的那个,还是政治……不过,这里所涉及的韦伯的东西没有具体深入,应该冲突不大,而且政治制度的起源这本书是从远古时期的宗族家族开始讲起,一直到后面的中国的经济、在中央集权制度,然后讲到现在的法制社会了怎么形成,以及我们中国的法治为什么一直只处于自己制定法规,从没有过自然法的阶段,因为我们中国分树叶一样,从古至今一直是黄泉大雨或者是状态,所以说并与之的那位始终根深蒂固的思想,就是他没有什么法律可以打过他,他才是一言九鼎,所以我们才是威权国家,而西方始终是一个阶层来统治一个社会,而不是某一位,因为他们认为法律才是最大的,虽然法律可以,但事实上众所周知的荡然无存了。

其他

周二在苏州市愈演愈烈的抢购风潮中,老婆忍不住了:要不我就去父亲家拿一个冰柜吧。一开始陪晚上结果下午通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他晚上要出去聚餐,所以下午工作一天的结果下午请假回去了。
父亲家的冰柜估计很久没有脏的要死上面的那个香蕉密封圈袋子已经发明非常严肃,本来准备送牛肉结果的,今天周三本来说问他今天有没有空空老婆上班之后叫我取消掉了把网上订的订单取消掉了,然后现场去买了1000多块钱牛肉。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预感还是心里有谱期盼昨天晚上中银保险都要取消中银保险居家办公了,但是我们城投公司居然这方面的消息一点都没有,所以觉得很奇怪,觉得会发生点什么果不其然,昨天11:00多睡觉的,然后12:00多就有消息说今天开始居家办公,所以导致我还是很怀疑,由于他倏地明天是指的是周四,而不是从周三亲今天才就开始不管如何像我这种打杂的指甲等于±的家,下午没事,但是还是要去接老婆下班,所以唐传达叫我覆膜到不到他公司去喝茶先去喝会儿茶,然后早一点走去石路的清真寺,看看有没有羊肉串多买好一点放在家里,然后认认真真然后再去接老婆下班,然后认认真真在家休息几天居家办公这样政府的政策不改变这种日子不会消停不是会重复出现,现在大家都出来的结论是28天一个周期,我觉得差不多此起彼伏全国老百姓是谁,一直在打地鼠。
关于封存以及分所之后的物资供应最好这方面的事情,我自然相信所谓的宣传上的东西不可能会是百分之百都是虚假的当然有部分是真的,但是你怎么能保证你就是在他们所宣传的客户那边呢,你就不能保证,你是被损失的被消耗的那部分当中去了呢,所以我们还是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该准备的准备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对了,还发了一篇牢骚: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这篇文章是在 mweb 上打的,我又试着用这个软件,并且还把它的文档结构改成了 iCloud 同步模式。之前一直希望能在全平台用 Markdown 写写东西,这么久了,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完美的,至于这个 mweb 就更不用想了,奇葩的文档结构和文件名,即便可以外部储存也毫无意义,因为都不知道文件哪个是哪个,要找篇文章必须手工一个个文件点击打开。所以想要全平台,只能是 notion 这种以 web 端为主力的软件。--2022 年 4 月 14 日,居家办公第二天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而买拖鞋必须得去商场,于是就被拦了下来,不要你的苏康码,也不要你的行程码,只需要你扫该场所特有的一个二维码,以登记你来过这里,便于以后追踪你...... 这个二维码,其实香港早已有之。香港没有我们这里所谓的健康码和行程码,而是有每个场所特有的一个二维码,扫了之后,如果万一今天追溯发现有感染者来过这里,可以拖过这个系统及时提醒到来过这里的人员。 如果人民自觉,这个就是最好的方案。而到了我们这里,门口两大爷拦住你非要扫码才能进,虽然一样的意思,但是给人感觉彻底不一样了。 之所以兴味索然,是因为在接触到(之前只是听说菜场等需要)这需要扫码才能进入的玩意前,正好看到这篇文章: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一周剪藏(上一次记录还是3月6日,40天过去了……)
这两天收藏的文章还是不多。内容上和前面收藏的文章,有所不同前面基本上都是关于乌克兰的情势分析的,但是现在的话还是自己所身处的环境的内容多一点,比如说新冠的后遗症,我觉得看到一篇很不错的反驳有关后遗症的传言的那种文章,包括我们的社会究竟应该继续全面清零还是部分清零保证不死这样的政策,分析的都很不错,也全都被404的收藏一下吧,虽然以后也不一定看。
 

© 等闲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