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记

💡
边上一位母亲在教她学龄前的女儿英语,就在星巴克这么吵的地方……是什么思路让t她来这里做这样的教育活动?
是在嘈杂的环境中磨练女儿的心性?
还是打算自拍一张发个朋友圈?
今天儿子考计算机,所以全家一起出门,把他送到文化博览中心的地铁站。然后把女儿送到语文刘老师这里,最后我和妻一起坐在星巴克充当气氛组。
notion image

工作

没什么可说的,毫无变化……以及,毫无音讯。

生活

儿子出门时候还是忘了东西,幸亏出门没多远,回去拿了。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人都是从做事丢三落四走向思虑周全的,我当年何尝不是这样。不过,总得提醒不是:马上要过上一个人的生活,真打算这么样,一天12小时捧着手机玩游戏的日子吗?你将来的日子都打算这么过吗?觉得这是正常应该过的生活?
女儿其实情况也类似,玩了手机pad停不下来呗……有好的办法吗?可能有,只是我们暂时还没能找到。

阅读

总算把《理想国》看完了,拿起了一本科幻小说《十三层空间》(幻世-3),发现这居然就是当年觉得非常好看的一部关于虚拟世界的电影的原著。一个认为那部电影的创意不输《黑客帝国》,果然和我一样观点的人大有人在。

其他

这几天一直在折腾个人微博的那个网站,从一开始纯粹想隐藏一下网站的ip,到发现免费的cloudflare 的速度实在不能忍,浪费了我辛苦备案……所以还是放回国内的cdn。从阿里云的cdn计算实在看不懂,到发现腾讯云的免费流量和空间可能足够我用了。以及布置了腾讯云后死活不能登录了,差点用回cloudflare,最后把缓存配置的全部文件从缓存改为遵循源站才解决。总之是好大一番折腾。

文章剪藏

拥抱无序:在预测处理中寻觅不确定性的价值
虽然科学需要的、追求的是确定性,但是事实上我们的身边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哪怕是科学上,不确定性也越来越大。如果接受并利用不确定性,文章探讨了其中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格非:你认真读十本经典书籍,一开口就不一样
格非是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和老舍文学奖的获奖者。
作者从为什么要读书,以及理解是阅读的前提来谈读书的必要性。最后他强调的是,只有自己去读经典,而不是去看所谓的干货、精华才能确保自己不是人云亦云,所理解的才不是经过别人添油加醋或者断章取义的“私货”版。
3000年前的“国王排名”:甲骨文中周文王的逆袭进击
1976年周文王宅邸的发觉,让我们知道他家房子也不大,那么多孩子估计都得另外找住处;也知道了他早有了僭越行为:私自占卜。(秘密学习商王的通神占卜之术,甚至用占卜术寻找灭商的途径。)
他还通过占卜,预测自己能否完成商王下达的捕人(羌人)任务,还有他那翦商大计。
《纽约客》涪陵来信:何伟老师当年的学生都变成中产了
如题,作者回顾了他90年代刚来中国做老师时,所教授的学生一路走来,所经历的社会变革、时代变迁以及个人工作生活上的一些经历。
中国的68次朝代覆灭里,62次竟然又这个前兆!
浙江大学、圣三一学院等研究团队共同发表了一则火山爆发与中国朝代覆灭关系的研究, 发现火山爆发会影响大环境气候,从下而上地影响民生、经济、政权,导致朝代覆灭。如果遇上战事及动乱,火山爆发也会间接影响朝代灭亡。这一研究成果发布于《通讯 - 地球与环境》(Communications Earth & Environment)期刊上。
教理强大的Notion数据库,从了解函数开始
想要深入使用 Notion 数据库,函数一定是绕不开的话题。它有点像 Excel 里的公式,根据几个单元格的值计算出一个新值,又有点像一些编程语言。12 月 18 日,theBlock 联合 Notion 中文社区举办了一次「和我一起写函数 • Write Formulas With Me」线上直播活动。这是这次活动的文字记录。
哈萨克斯坦:燃料涨价如何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英国智库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凯特 · 马林森(Kate Mallinson)对 BBC 说:“纳扎尔巴耶夫与哈萨克斯坦民众曾有着某种社会协议。”
“人们忠于政权,是因为他们看到经济形势正在改善。” 她说道。
“但从 2015 年开始,情况开始恶化,在过去两年,也就是新冠疫情期间,哈萨克斯坦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很高。”
在哈萨克斯坦的大多数选举中,执政党以接近 100% 的选票获胜,没有有效的政治反对派。
液化气的价格上涨是最后一根稻草。这种传统上的廉价燃料被广泛用于该国的公共和私人交通。
为何历史修正主义浪潮在全球高涨
“灭人之国,比先去其史。”
随着社会趋向极化、民族主义高涨,从中俄到美国,无论是民主还是威权政府,历史都在被改写,世界本已脆弱的共同叙事面临更大威胁。这波浪潮非常有效,且极具传染性。
无论是学者更新他们的设想,还是活动人士重新记载,亦或是政客为了自身利益篡改集体记忆,历史都在不断被改写。然而,无论是来自民主还是威权政府,这一波明目张胆的谬误或误导性的历史修正浪潮,都可能威胁到一种已经被削弱的意识,即关于这个世界的共同叙事。
这一趋势是对本世纪某些决定性力量的映射。极化社会乐于接受有身份确认效果的谎言。对中央机构或真相仲裁者的信心正在崩塌。民族主义不断高涨。专制独裁者愈发精明。民选领导人更倾向于反自由主义。因此,这些领导人所推动的 “那种历史修正主义,我们应该会看到更多,”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政治学者埃里卡 · 弗兰茨表示。
一切最有效的宣传往往都强调对某种群体身份的迎合,如种族或宗教。历史修正主义……告诉人们,既定的历史是对他们身份的一种攻击……这样的结果应该被否定。
当得到选择时,人们自愿背弃历史。
邻国突发动荡:谁是哈萨克斯坦“百年变局”的幕后推手?
(讲了个故事,没讲结论……)
哈萨克斯坦在 “欧亚主义” 思潮影响下,开启了民族整合与国家建构的百年历程:其民族主义的
  • 第一波潮流发生在 20 世纪初,哈萨克民族解放运动主张政教分离与教育普及,推进以历史与文化为主要内容的民族主义思潮;
  • 第二波发生在苏维埃时期,哈萨克的历史与文化民族主义被整合为 “社会主义民族”,试图以“苏联公民” 取代国族认同,但这一进程坎坷跌宕;
  • 第三波是在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民族主义再度汹涌而起,以哈萨克族为主体的多元文化共同体取代 “苏联公民”,成为国家建构的主叙事。
随着苏联解体、美苏冷战的终结,维持区域地缘空间统一的原信仰大厦土崩瓦解,接踵而来的是以莫斯科为中心的各国工业体系之间相互 “脱钩” 与“断链”,引发地缘经济动荡,致使民心开始涣散、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政治与经济资源的持续枯竭激化了族际矛盾,导致社会根基日益脆弱。欧亚主义就是在这一特殊背景下,被位于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的政治精英所动用。该思想意识除了能最大限度地弥补突如其来的意识形态真空、安抚民心外,还可以延续、巩固原有的经济空间与生产体系。
总体而言,哈萨克斯坦意识形态体系的目标,是构建哈萨克斯坦爱国主义。需要确切说明的是,哈萨克斯坦爱国主义的核心是以阿拉什主义为主轴的民族主义,而构成阿拉什主义的两大支柱,分别是代表乌勒套精神的人文主义阿拜思想(Abay’s ideology)和民主资本主义的阿里汗(Alikhan Bukeikhanov)学说。前者强调族际和谐、文化和睦、求同存异与相互学习,后者坚持北方哈萨克 - 鞑靼 - 巴什基尔联盟。
 

© 等闲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