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菜的自由

因为儿子的事情,前几天和许久未曾联系的大学同学又联系上了。未曾联系的时间差不多是10年,因为重新联系后,相互说起记得的对方的状况,都是差不多10年前在做的事情,于是,这个时间点就确定了下来。
notion image
10年前,他还未曾全职经商,我也还未曾下岗,也还在由于国内严重的雾霾状况请教他关于空气净化器的问题。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他会把我微信删了?可能喝多了言语有所冒犯?再联系上的时候,他已经全职经商,我也已经下岗再就业。
重新联系的第一句话,让我联想丰富:“不好意思,刚才在菜地里忙,所以没有能及时回复消息”……我第一反应就是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农场了,在大英帝国的核心地带,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了可以释放自己的闲情逸致的菜园(他不承认是农场),这样的状态,让人、最起码我,很是向往。
周围朋友,能有自己的菜园的不多,能有心情伺弄它的更少。
一位朋友自己农村的房子和自留地一直在,并且借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东风,房子和地的周围环境越来越漂亮,看得见的未来,房子和地都只会更好,不会更差。但是,在他退休之前,我猜想他没有长久的心情去管理他的菜地,因为一家老小都指着他的工厂,开销都要从那里出,于是,长期建设菜园的心情就不美丽了。
另一个朋友,住了大别墅豪宅,偌大的院子几乎全是草坪,如果要辟一块地来作为菜园,完全可以。但是他也不会。首先他的概念中应该从来就没有过回归田园的想法;其次,大别墅院子中经营菜地,对精于计算的他来说,显然这笔帐没法算,怎么算都是亏大了;最后就是,忙于生意的他,对于放松自己,有自己爱好这方面来说,按照我的了解和理解,他也从没往以田园生活来填充(最后这一点,和第一点原因有点重复)。
其他有条件的朋友,不是自身从农村出来,再没这个想法,就是情况和第二位朋友有些类似。
而身处英国的同学,按照我现在所知,已经全职经营自己的摄影器材生意,当然还有没有做其他事情我不知道。还有那份心情租地种菜,我猜想应该不是靠这块地挣钱吧。毕竟他是靠着代码技术移民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到了之后如果要靠种地生活,养活一家老小,嗯,这小的应该还是好几个,可能性实在太低。所以,这个是纯爱好,可能性大得多。
种菜这个事情,有钱有闲有心,一个都少不了。就比如我,如果要在乡下租块地种,费用可能也承担得起,但是其中那休闲消遣的心境,乐在其中的自在,距离我就极为遥远了。
所以,种菜的自由,对现代人来说,尤为重要的是心情上的自由,是极为难能可贵的。更遑论一个在英多年的。那样的环境,那样的心境,那样的状态,着实让人羡慕。

© 等闲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