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这篇文章是在 mweb 上打的,我又试着用这个软件,并且还把它的文档结构改成了 iCloud 同步模式。之前一直希望能在全平台用 Markdown 写写东西,这么久了,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完美的,至于这个 mweb 就更不用想了,奇葩的文档结构和文件名,即便可以外部储存也毫无意义,因为都不知道文件哪个是哪个,要找篇文章必须手工一个个文件点击打开。所以想要全平台,只能是 notion 这种以 web 端为主力的软件。——2022 年 4 月 14 日,居家办公第二天
notion image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今天和妻出门,漫无目的只是饭后消食,行至半途,忽然想到可以买点水果回家,也可以买双拖鞋带去办公室用。
买水果并无异常,也不需要出示任何东西。
而买拖鞋必须得去商场,于是就被拦了下来,不要你的苏康码,也不要你的行程码,只需要你扫该场所特有的一个二维码,以登记你来过这里,便于以后追踪你……
顿时,兴味索然
拉着已经扫码结束的妻直接走了。
这个二维码,其实香港早已有之。香港没有我们这里所谓的健康码和行程码,而是有每个场所特有的一个二维码,扫了之后,如果万一今天追溯发现有感染者来过这里,可以拖过这个系统及时提醒到来过这里的人员。
如果人民自觉,这个就是最好的方案。而到了我们这里,门口两大爷拦住你非要扫码才能进,虽然一样的意思,但是给人感觉彻底不一样了。
人民监督人民,人民必须交出一切!
之所以兴味索然,是因为在接触到(之前只是听说菜场等需要)这需要扫码才能进入的玩意前,正好看到这篇文章:
这是一场大型的服从性训练。
这是一场用疫情为借口发动的针对十几亿人的服从性训练。
出生才几十天的婴儿就强制和父母分开再被集中起来,丢在一堆孩子里没人照顾-我们不敢说“no”;
身患重病的妻子需要丈夫照顾,但丈夫被强行拖走,妻子被痰活活噎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77岁的老人需要定期做血透,医院拒不接受,两天后去世-我们只能不痛不痒地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是一座山”,来安慰自己和身边的人;
……
以上这些遭遇在其它正常时候发生了,我们会觉得是丧尽天良的残忍。但现在我们都OK了,接受了:为了抗疫,为了国运,为了某个宏大目标,我们可以反复突破一切底线,绝对服从,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丝毫不会动弹。这场训练的结果,是让我们无条件接受“不惜一切代价”,所有与我们最亲的人,都可以被随时成为被牺牲的代价。总之,大是大非面前不要讲代价。
无论是一声令下全城几千万人居家隔离,或是几万人关进集中营一样的地方隔离,或是将宠物任意扑杀,或是凌晨四点把所有人叫起来排队核酸,或是让所有人手机上装一个可以24小时跟踪定位的app,或是先宣布封城四天然后再无限期延期,这些都是反复训练、验证大家的服从程度。我们最基本的权利-母亲照顾婴儿、丈夫照顾妻子、子女照顾老人-还有我们对人身自由最起码的期望,全部被消灭得一干二净。
如果你心里还保留了一些善良、体面和同情心,脑子里还保留了一点点独立思考能力,这场训练的目的,就是给你清零:人性清零,智商清零。两年不够,那我们再来十年,总之让你剩下的只是服从和听话。到最后,当居委会干部牵一只鹿到你跟前问这是什么动物的时候,你会脱口而出那个标准答案。
服从性训练有两个核心手段,一是恐吓,二是剥夺。恐吓就是制造、夸大威胁,如果不听从安排,那就会危如累卵大厦将倾!上海最近一个月里有6万多名新冠感染者,其中0重症,0死亡(而中国因为流感一年可以感染者,其中0重症,0死亡(而中国因为流感一年可以死8.8万人)。没关系,官方会反复强调新冠的危险,听起来比鼠疫、癌症、艾滋病还可怕。谎言被一万个人重复就成了真理,于是所有人陷入恐慌,都希望政府重拳出击、力挽狂澜。希特勒当年宣扬犹太人的威胁,北朝鲜宣扬美帝不安好心的威胁,都是这个路子。
恐吓达到的服从效果经常是短期的,所以还需要加强,那就是剥夺性训练了。怎么让一条狗习惯于吃屎呢?那就是好好饿它三天,三天不够再加十天,剥夺它正常的食物来源,然后再给它一盆屎,它会感动得热泪盈眶,会赞美主人的仁慈和伟大,会引经据典写万字长文论证屎是地球上最美味最有营养的狗粮……当隔壁家的狗说“狗粮更好吃”的时候它会很生气并怀疑隔壁狗居心叵测是不是要害朕。中国古人有句话,叫“雷霆雨露,俱是天恩”,这就是经历了良好的剥夺性训练之后才会获得的效果和感悟。通过强制核酸、群体隔离、长期封城等一系列铁腕手段之后,你会发现居委会领导同意你出一趟小区就是莫大的幸福-恭喜,这个时候你的剥夺性训练已初见成效了。
他们最厉害的地方不是压着上上下下的人不说话,而是通过恐吓与剥夺训练之后彻底改变了大家的思维方式,让所有人从正常理性脱轨,理解不了正常社会的正常现象,反而把不正常社会的不正常现象视为正常。以前有当红卫兵的儿子义正词严地举报自己亲身父母为反革命,导致父母被批斗杀害;几十年前有个地方饿死了千万同胞而其他人在同一时段高呼万岁......这些大型服从性训练从来没有间断过。以前我会想,十年文革,全国人民是怎么熬下来的?现在看看,不知不觉,大家这样过都已经第三个年头了。
网上有好事者问:现在查出来的基本都是无症状,怎么治?要治成啥样算是治好?我现在可以回答了,治得大家服服帖帖都说清零大法好、交口称赞我国制度优越性的时候。

由于朋友打岔(关于群晖相册分用户备份的问题),之前的思路被打断了。
继续写的只能是大概意思:这篇文章,以及所遇到的情况,以及上海、苏州以及全国各地的现状,使我忍不住会想,集中营中木然去死的那些人,岂会一开始就如此麻木,肯定是一步步加码,从一开始的集中管理,一步步到各种惨状,以及周围一些人的离去,让你觉得活着已是幸事;然后是更多的人的离开,更严厉的封锁紧闭,会觉得自己走上那条路也是理所当然的……于是,也麻木了。
就比如我,从一开始对苏康码的各种反感抵制,到现在打开苏康码和行程码的各种熟练操作,何尝不是向着麻木迈了一大步!

关于抢购,关于储备粮食

我们相信政府,但毛主席也说过: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并且前两年习大大又强调了这句话。
所以我们应该践行两位伟人的话,也应该相信俗话说的,有备无患。
——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尚书·说命中》)
本来,我们的注意力在,夸张一点来说,那就是诗和远方,我们关注的是未来的日子会怎么样,未来的经济会怎么样,三年五年十年后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会怎么样,然而自从超市里没有了菜,我们的关注点都在,家里冰柜大不大,3天后的菜还有没有。
所以还是俗话说的,在生存边缘,没有尊严可言。

补充在最后:

文章开始说的是在 mweb 中写的,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它复制粘贴到了 Notion 中,因为我想要一个统一的环境可以存储我所有的文章,目前来说,Notion 还是最佳的选择。如果 mWeb 作者可以开发出发布到 Notion 的功能,那就完美了。
距离写下关于“服从性训练”那些文字,已经过去近一个星期。依然有人质问为何草菅人命,依然有人不堪压力自杀(甚至是所谓的领导阶层),依然在争论着封与不封。唯一的变化是,上海今天开始允许一些人乘火车离开上海,于是,苏州的2、4号地铁停了,火车站如临大敌……
明天继续做“志愿者”……再这样下去,我也要开始怀疑我是否精分。

© 等闲 2022